中国历史

当前位置:金沙澳门官网手机版 > 中国历史 > 明朝抗倭经典战例实录,消灭敌寇

明朝抗倭经典战例实录,消灭敌寇

来源:http://www.xastb.com 作者:金沙澳门官网手机版 时间:2019-10-26 03:56

明嘉靖年间,政治腐败武备怠懈,寇匪盘踞民不聊生。1561 年,倭寇疯狂侵犯兴化,守城参将侯熙暗通敌寇坐视不管,致使兴化府城周围村镇血流成河,百姓苦不堪言。 1562 年,戚继光受命率师自浙江驰援福建,不料在进军途中因向导通敌,部队被引入岔道,路窄难行,队伍腹背受敌,尽管打了胜仗却损失惨重。随后戚继光满怀沉痛,率领残部班师回浙。次年年底,一名京军带着加急圣旨直闯戚继光的军帐。戚继光听罢圣命大惊失色。 原来,在戚家军撤离福建后,倭寇卷土重来,纠集6000 多人包围了兴化府城。广东总兵刘显奉令率兵从福州增援,派8 名士兵先去府城联络。8 人在途中全部被倭寇杀死。倭寇扒下他们衣服穿在自己身上,并带着伪造的刘显书信混进城中,里应外合一举占领兴化府。朝廷大震,急调俞大猷任福建总兵,派谭论为福建巡抚主持抗倭军事,命戚继光火速增援。 戚继光愁眉紧锁。除兵力严重不足外,燃眉之急就是先要跟两位大臣取得联系。然而,倭寇奸诈狡猾,接连设局陷明军于被动。鉴于前两次的惨痛教训,怎样才能确保书信安全送达,成了戚继光面前的拦路虎。他急火攻心,束手无策。 转眼过了除夕。这日,戚继光骑着战马去视察招募新兵的情况,正低头凝眉之时,一根长绳横亘鼻梁。戚继光勒马定睛,方才看明白是城中百姓为过上元节准备灯谜。他若有所思,顿时眼前一亮,计上心来。 到了募军处,戚继光即刻命人拿来笔墨纸砚,挥毫写下两首诗歌。一首是:“柳边求气低,波他争日时。莺蒙语出喜,打掌与君知。”另一首是:“春花香,秋山开,嘉宾欢歌须金杯,孤灯光辉烧银缸。之东郊,过西桥,鸡声催初天,奇梅歪遮沟。”随后又分别给谭论、俞大猷和刘显写了一封通篇只有数字的信。他叫几个贴心随从把这两首诗铭刻脑海,并让他们乔装改扮后,火速把信送往各位大人。 三位将帅收到信后喜出望外,用同样只有数字的信函互通了消息,并一边紧锣密鼓严密部署,一边等待戚家军的到来。1563 年4 月,戚继光率部抵达兴化城东亭,作为中路主攻,与左路明山的刘显部、右路秀山的俞大猷部三路夹击,一举歼灭了盘踞在许厝的倭寇,救出被掳群众3000 多人。自此,兴化倭患消除。 只有数字的信函跟这两首诗到底有何关系呢?原来,戚继光用这两首诗,首创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用于军事情报的反切码,他取前一首诗的前15个字的声母,依次编号为1 到15;取后一首诗36 个字的韵母,编号1 到36;再将当时的八种声调也按顺序编上1 到8 的号码。这样就形成了完整的“反切码”体系,比如:数字5-25-2,切出来就是“敌”。他让送信人牢记诗歌后当面背给三位将领,就是考虑到即使信落到倭寇手里,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样一堆数字竟然会是军事信函。 之后,戚继光在此基础上专门编写了一本《八音字义便览》,用来训练专业情报人员及通信兵,为中国乃至世界军事的发展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图片 1戚继光雕像 光饼是汉族特色小吃,是福建省地方食品,福州、建瓯、顺昌、尤溪等地最受喜爱的传统饼类食品之一。光饼与戚继光入闽抗倭的传说有关。 戚继光抗倭的故事 岑港之战 嘉靖三十六年,倭寇进犯乐清、瑞安、临海等地,戚继光率军前往救援,但因为道路隔绝而没有来得及,朝廷也因此不治戚继光的罪。而后,汪直余党作乱于岑港,戚继光与俞大猷两军会合,前往围攻。但很长时间都没有攻下来,于是朝廷将戚继光、俞大猷等人全部罢免,让其带罪杀敌。驻守在岑港的倭寇抵御不住戚继光与俞大猷的进攻,于是打算逃走。 嘉靖三十七年,倭寇造好了大船,准备驾船夜遁,俞大猷和戚继光趁机发动进攻,击沉倭寇大船,余党向闽南逃窜。从岑港逃走的倭寇又在台州烧杀抢掠,给事中罗嘉宾等人弹劾戚继光故意放走岑港的倭寇,有通倭的嫌疑。正要准备治罪,戚继光却因平定汪直的功劳而复官,让戚继光守卫守台、金、严三郡。 戚继光到浙江赴任后,发现卫所的将士作战能力一般,而金华、义乌的人比较彪悍,于是戚继光前往招募了三千人,在戚继光的指导训练下,将其练成一支精锐的部队,后称“戚家军”。戚继光根据南方多沼泽的地理特点制定阵法,又给他的部队配备火器、兵械、战舰等装备,戚家军因此名闻天下。 台州之战 嘉靖四十年,倭寇大举进攻桃渚、圻头等地,戚继光率军扼守桃渚,于龙山大破倭寇,戚继光一路追杀至雁门岭。倭寇遁走之后,趁虚袭击台州,戚继光一马当先手刃倭寇首领,余党走投无路,全部坠入瓜陵江淹死。而圻头倭寇竟又来侵犯台州,戚继光率军于仙居将其全歼。台州大捷后,戚继光官升三等。而后,闽、广一带的倭寇流入江西一带作乱,总督胡宗宪无法平定,于是让戚继光来增援,戚继光率军于上坊巢将其击破,倭寇奔走建宁,戚继光引军回浙江。 福建之战 嘉靖四十一年,倭寇进犯福建,并联合福宁、连江等地的倭寇,先后攻陷寿宁、政和、宁德等地,从广东南澳方面侵略的倭寇联合福清、长乐的倭寇攻陷玄钟所,并进犯龙岩、松溪、大田、古田、莆田等地。 倭寇声势浩大,当地官军不敢进攻,于是胡宗宪传令让戚继光带兵剿贼。戚继光领命后引兵先进攻横屿,横屿四面水路险隘不易通行,戚继光命将士们每人手持一束稻草,填壕而进,大破横屿倭寇,斩首两千二百余级。而后,戚继光乘胜追击,杀至福清,捣毁牛田,端了倭寇巢穴。倭寇余党慌忙逃往兴化,戚继光也不停歇,一路狂追,又捣毁倭寇据点六十余营,斩首无数。 戚继光平定福建倭患后班师回浙江,行至福清,遇见少量倭寇从东营澳登入,戚继光率兵急攻,斩首两百人。经过几番战斗,闽广一带的倭寇几乎被戚继光杀光。 兴化之战 戚继光回到浙江后,从日本国本土而来的新的倭寇又伺机侵略,他们人数日益壮大以后,袭击兴化,但围攻了好几个月都没有攻下来。而此时刘显派了八个人带着书信到兴化传达信息,被倭寇拦杀,倭寇就换上刘显使者的服饰骗开城门,趁机攻陷了兴化城。 倭寇攻陷兴化后,刘显率兵逼近兴化,但因为兵少,刘显不敢擅自攻城,却因此被弹劾,背负罪名。而福建总兵俞大猷也表示需要有大军合围。 嘉靖四十二年,朝廷以谭纶为右佥都御史,巡抚福建前来支援,而都指挥欧阳深却中了倭寇埋伏搏战而死,倭寇遂占据平海卫。四月,戚继光率领浙江兵前来支援。戚继光到后,谭纶立刻筹备对倭寇的总攻,先在各海道上环立栅栏阻断倭寇归路,而后谭纶以刘显为左军,俞大猷为右军,谭纶自领中军,以戚继光为先锋,围攻平海卫,一举告破,斩首两千余级,戚继光等率兵追击,倭寇道路不通,又被斩杀三千多人。于是刘显等复兴兴化。朝廷以戚继光先前横屿大战,录前后战功,以戚继光为都督同知,世廕千户,代替俞大猷为总兵。 仙游之战 嘉靖四十三年二月,倭寇余党纠合一万多人围攻仙游,打了三天,戚继光率兵前往解围,倭寇败走,戚继光率军追击,追至王仓坪,斩首百余级,不少人都坠于悬崖摔死。余党数千人逃走占据漳浦蔡丕岭。戚继光分五哨将士攀岩而上,与倭寇短兵相接,连俘带杀一百多人。剩下的倭寇劫掠渔船逃到海上,而后侵扰福宁,戚继光率领李超等前往将其击败,又乘胜追至永宁,杀死三百多人。 同年,潮州倭寇聚众二万,与海盗吴平互为犄角之势劫掠潮州,俞大猷率兵杀败倭寇,并将吴平招降,让吴平驻扎在梅岭。但不久之后,吴平纠合被明军击败的流散倭寇一万多人,伙同林道乾、曾一本先后在走马溪、泊浦澳登陆,洗劫南村堡和港口村。戚继光即刻率军前来围剿,吴平得知后放弃之前据守的梅岭,集合大船一百多艘,逃入南澳,并修筑大寨防御。 嘉靖四十四年,俞大猷率领水军,戚继光率领步兵,二人合力围剿吴平,吴平破败,孤身逃往凤凰山。 戚继光与光饼不得不说的故事 从1562年起“戚家军”再次赴闽作战,拯救福建渔民于水火。戚继光研究了敌情之后,决定长途奔袭,亲自率领将士不顾山路险阻和疲劳,寻找战机,要一举全歼倭寇。福建沿海的老百姓被“戚家军”的勇武精神深深地感动了。他们想尽一切办法要帮助和支援自己的军队。于是家家户户制作香咸可口的白面饼送到军中。为了让战士们行军作战携带方便,还在制饼时,中间留有一孔,好用绳子穿起来,以供随时食用。在人民的热情支援下,戚家军将士更加奋勇作战,使倭寇连遭重创,死伤惨重。此后,数十年的和平、安定局面在福建沿海出现了。“戚家军”所食用的饼也被称为“光饼”而流传下来了。

上峰岭战斗 正当新河战斗和花街战斗打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另一路2000余名倭寇也于四月二十八日从健跳海处登陆。五月初一,这路倭寇进至台州府城东北的大田镇,妄图劫掠府城。 这时,戚家军除分防新河、隘顽等地的部队外,身边只有1500余人,与倭寇相比是敌众我寡。心里清楚,如果要打这场战争,要赢这场 以少胜多的战争,必须有高昂的士气。戚继光决定打这场战争,他立即召集军队进行战前动员。戚继光对部下讲:“过去我们都是以众胜寡,这次是以寡敌众。“戚 继光还与全军将士:“毋尚首功,无掠辎重,毋轻刃胁从。” 对军队进行充分的动员后,整队来到大田岭设伏,与倭寇对峙。倭寇见戚家军有准备,于是退至大田中渡。 五月初三,倭寇沿山路遁至大石,想窜犯仙居,劫掠处州。戚继光判断,倭寇窜犯仙居必须从中渡过河,经上峰山,出白水洋。上 峰山南是一狭长谷地,便于伏击敌人。于是,戚继光率部先于倭寇到达上峰岭,并叫每一位士兵手拿松枝一束,隐蔽自己的身体,准备打倭寇一个措手不及。 五月初四,大田、仙居等地下起了大雨。倭寇冒着大雨由山路向仙居前进,前后长达20里。初五,经上峰岭南侧时,远远望去,看见满山丛松,以为没有伏兵, 便毫无戒备。当倭寇过了一半左右人马时,戚家军纷纷放下手中松枝,鸟铳一齐发射,列一头两翼一尾阵,居高临下,勇猛冲杀。倭寇仓皇而战,根本就力不能支, 于是退到北面小山抵抗。 这时,戚家军的另一部也赶到了。他们直抵小山下,协同各部四面仰攻。同时,在北山上树一面白旗,并高喊:“胁 从者来旗下,不问罪。”当即就有数百人到旗下缴械。顽抗的部分倭寇力不能敌,抢登上界岭。上界岭十分陡峭,峻削如柱,顶部虽然横广,旁边只有一条路可以通 顶部,要是没有绝佳的功夫,必然掉下山崖。上界岭,一个易守难攻的山头。戚家军哨官娄子和率壮士数信一、娄虎、王典、朱珏、陈绿、杨文通、郭十三等奋勇攀 登,哨官吴惟忠、陈文远、景良忠、朱九龙、金鸣亮相继而上。他们“覆*仰击,夹以长矛”,以盾敌倭寇从上而来的砍杀,以长矛将 倭寇击于崖下。戚家军顺利地登上了山巅,与倭寇展开了激烈的战争。倭寇被杀得纷纷落崖,死者无法计算。没有被杀害的倭寇攀援而下,向白水洋朱家宅逃去。戚 家军将他们团团围住,施放鸟铳,放火焚烧,将这伙倭寇全部歼灭。 这次战斗戚军共杀倭寇344名,生擒倭寇首领5人,缴获兵器1490多件,解救被掳男女1000多名。 戚家军取得胜利的消息在浙江各地传开,当他们于五月初六凯旋回到台州府城时,当地居民夹道20里相迎,欢声雷动,场面感人至深。 长沙之战 嘉靖四十年五月十七日,原从宁海、新河败逃海上的倭寇,加上新到的倭寇,共聚集了2000余人,在太平县长沙海边再次登岸,采竹木,筑营厂,企图久据。 此时,戚继光已经进军新河所,距离长沙不足百里,决意立即剿除他们。戚继光先以一部兵力从海路增援隘顽千户所,扼倭南逃之路;派遣任锦、 胡震率领水师南移,不让倭寇有逃走的机会,并相机配合进攻长沙。而戚继光自己率主力于十八日进抵铁场,停军养锐。 十九 日夜,戚家军急行军到大藤岭,然后分兵三路,直逼长沙,将倭营三面包围,立即进攻。倭寇突然遭到明军攻击,还没来得及组织抵御,就已经被斩杀数百人了,只 得匆匆奔至海边,夺舟逃走。然而此时海口船只已经被任锦水师夺取和焚毁,倭寇无船可乘,大多数投海泅逃。由于当时海面风浪汹涌,跳入海里的倭寇大部分被溺 死,一部分被任锦、胡震水师杀死。海滩残敌几百人也被陆兵全部歼灭。 当时,还有倭寇300余人外出掠夺没有归来,戚家军进行回军扫荡,逐一予以歼灭。 长沙之战速战速决,全歼2000余人,大部分歼于海上。同时,生擒倭酋五郎、如郎、健如郎等数十人,缴获兵器3420余件,救出被掳男女1200余人。 长沙之战后,戚家军又于五月十五日取得了藤岭战斗的胜利。五月二十日,戚家军又歼灭了原窜犯团前,后占据长沙的倭寇,打得倭寇“只樯不返,而贼部中之枭雄悉绝”。 戚继光指挥台州军民同倭寇紧张地战斗了整整1个月,连续取得了新河、花街、上峰岭、藤岭、长沙等战斗的胜利,消灭了侵犯台州的倭寇。 十一、横屿、平海、仙游之战 横屿、平海、仙游之战是抗倭名将戚继光在福建指挥的一系列经典战例。 横屿之战 经过台州大捷等战斗后,浙江倭寇基本被歼,倭寇对福建的侵扰又日渐猖獗。先倭寇于嘉靖三十七年攻陷福清,第二年攻陷福宁, 继而攻陷福安。嘉靖四十年攻陷宁德,第二年攻陷永宁。整个福建北自福宁,南到漳、泉,沿海数千里的海岸线,全部都有 倭寇的踪迹,而宁德之横屿和福清的峰头,则是倭寇四出劫掠的老巢。 福建的形势十分紧张。 福建卫所空虚,仅有的一 些将士大都是老弱病残了,根本就没有战斗力可言。有战斗力的俞大猷等将领则率领的军队又被调往江西镇压农民起义军。在这种情况下,福建巡抚游霞得上疏朝 廷,请求派浙兵援闽。朱厚*与大臣们商量,一致认为,要歼灭福建的倭寇只有戚继光才能胜任此职。于是,朱厚*指示总督胡宗宪命令戚继光领兵6000名、都 府中军都司戴冲霄率兵1600人到福建歼灭倭寇。 戚继光立即受命来到福建,此时宁德地区倭寇吃紧,几乎天天传来倭寇侵扰的急告,决定迅速歼灭盘踞在横屿的倭寇,然后乘胜攻打福清等的倭寇。 横屿位于宁德东北、三都澳西北部,是一个四面环水的海岛,东北南三面距陆地较远,只有西面距陆地较近,但涨潮一片汪洋,退潮时淤泥一片,难 以通行。横屿岛上有倭寇千余人,岛上的倭寇十分自信,认为明军的陆兵绝不敢过港,于是在岛上建造房屋,安营扎寨,四周还构设木栅,作为基地,四出劫掠,致 使宁德一带,上下300余里,3年渺无人烟。宁德县城更是弃为废墟,谁也不敢在这里居住。 嘉靖四十一年,戚继光率领军队抵达福宁。来到福宁的第二天早晨,监军副使汪道昆召集文武官员一起商量抗倭之事,经过商量,确定抚收胁从,择时进攻的作战方略。戚继光立即起草了立功受赏,不许争功误事;前队唯迫战,由后队割取首级等命令。 八月初四到初七,戚继光做了一系列准备: 逐步进行军事部署。八月初五,戚家军至金垂渡,初六到东墙铺,又命令都司戴冲霄驻兵,以备策应。戚继光进入县城,调张谏兵一支驻金垂渡,士兵参将张岳部一支驻石壁岭,形成左右翼,防敌逃窜,又命令都司张汉部舟师,准备夹攻。这样就构成了对横屿之敌的水陆包围圈。 宣布胁从倭寇的人,只要悔改,既往不咎,从而争取了胁从,瓦解了敌人。当时倭寇派来了解情况的着名奸细李十板、张十一真心降服。胁从的百姓千余人来归。 进一步了解横屿的地理形势和潮汐情况。得知如用水师进攻,易遭搁浅,如用陆兵则难过泥潭。即使陆兵涉渡成功,登岸已精疲力竭,再行仰攻,也难克敌。为此,戚继光决定趁退潮的时候,陆兵以“负草填泥”的办法,涉渡泥潭,消灭敌人。 八月初八,正值“至处见海滩”的小潮。这天凌晨,戚家军兵分两路向横屿进发:戴冲霄部以李十板为向导由东山铺向横屿开进;戚继光督王如龙、吴惟忠等部以 张十一为向导由兰田渡向横屿进发。戚继光过兰田渡后,又命令王如龙等兵二支占据港尾,防敌逃窜。8时左右,戚家军到达漳湾,按照既定计划开始涉渡作战。戚 家军队列鸳鸯阵,每人负草一捆,随进随以草填泥。戚继光亲自击鼓,每进百步,止鼓休息,复鼓复进。狂妄的倭寇以为明军定会被淤泥阻拦住,可是戚家军就是按 时到达了横屿岛。 在戚家军接近横屿岛时,倭寇以主力在山上防守木城,一部分在山脚摆成阵势,企图乘戚家军立足未稳,将他们赶入海中。 戚继光以陈子銮、童子明部冲其阵,吴惟忠部攻进倭寇的巢穴,陈大成部绕敌侧后进攻。战场上,戚家军纪律严明,个个奋勇当先,有进无退,双方顿时展开了激烈 的战斗,山上山下喊声震天。在鏖战中,戚继光允许请战的王如龙部涉过泥潭,投入战斗,夹击敌人。倭寇阵势大乱,渐渐支撑不住,有的被杀,有的投海;投海的 不是溺死,就是被水军捞斩。戚家军很快就占领了倭巢,并将他们焚毁。下午4时多,戚家军胜利返回陆地。 此次,戚家军不算舟师捞斩的,生擒倭寇29人,斩首348级,焚溺死倭寇600多人,解救被掳男女800余人,恢复了宁德地区的安宁。 平海卫之战 横屿之战后,戚继光按照原来的设想,向福清进发。 八月二十九日,戚家军抵达福清城。 九月初二于牛田歼灭倭寇千余人。救出被掳男女900多人;九月十四日,戚家军又在林墩歼灭倭寇4000余人,救出被掳2100多人。盘踞在福建的倭寇被消灭殆尽。 十月初一,戚继光班师返回浙江,在回浙江途中,经过中田又歼灭了倭寇百余名,然后才回到浙江。 倭寇对戚继光早有所闻,对他也是闻风丧胆,把他当做老虎。他们听说戚继光已经返回浙江,都互相庆祝起来,当时有人说:“戚老虎去,吾又何惧!”于是,倭 寇在福建地区再次猖狂起来。倭寇一支由北路攻陷福宁、政和,一支精练的倭寇6000人由中路包围兴化府城。兴化府城民众立即组织起来,配合 军队严密防守,倭寇几度攻打都没有攻下,于是围于城下。 这一情况急坏了福建巡抚游震得,他急忙请求广西总兵刘显援救。国难当头,刘显二话没说,上疏朝廷并经过同意后,于十一月率兵救兴化。因为刘显军队大部分留在了江西,所以他所带的兵不到700名,当然不敢贸然前进,在离城30里处屯驻。 十一月二十八日,刘显派侦探与兴化城内的守军联系。不料,当侦察还没有到达兴化城内,就被倭寇抓获并斩首了。更让人可怕的是,倭寇在杀害了明军后,让自 己的人伪装成明军,假托刘显文件,令兴化府城夜间“且息铃柝”。兴化府城内的明军为何发现不了倭寇的破绽呢?这与当时 倭寇的组成成分有关,当时倭寇不全是日本人,还包括了中国的流民、窝主和汉奸,所以只要倭寇派中国的流民、窝主,或是汉奸装成明军,他们根本就无法识别。 这也是明朝政府数百年难以完全清除倭寇侵扰的一个重要原因。 兴化城内的明军接到探子的文件后,放松了警惕。二十八日夜,倭寇发现兴化 城内的明军已经放松了警惕,于是向兴化城内进攻。由于准备不充分,兴化城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倭寇占领了。倭寇将府城洗劫一空,并于嘉靖四十二年正月二十九日,自动放弃府城,南走崎头,继而占领了平海卫,想夺船出海。 兴华府城的陷落,立即震动了福建各地,并引起了明廷的高度重视。当然,福建倭寇的严重,影响到了福建巡抚游震得的地位。朱厚*征得大臣们同意后,一方面撤去巡抚游震得的职务,并令他戴罪立功;另一方面,调新任福建总兵俞大猷和副总兵戚继光迅速进入福建支援。 嘉靖四十二年正月,俞大猷率领招募的6000名士兵来到福建。俞大猷军先到平海地区。当时平海地区山上没有竹子和木材,建立军营没有材 料,俞大猷不得不让军队拆毁坏的民房来建营垒;兴化、泉州二府没有粮食供给军队,海运又数日不到,俞大猷不得已命令军队到野外采集麦子充饥。对这些情况, 当时兴化有老百姓埋怨俞大猷。俞大猷说:“吾为将三十年,不取民一草一木,今乃种孽于父母之邦耶!”这种对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损害百姓利益的行为的自 责,说明了一代名将俞大猷治军之严。因为当时入侵福建的倭寇和从倭的敌人共有万余人,明军大体与敌人的兵力相当,俞大猷于是决定布阵围困倭寇。与此同时, 海上明军许朝光兵船环围倭寇,而陆上的俞大猷和刘军屯驻于秀山二地,继而进到东蔡一 带,控扼要害,等候戚家军的到来,以合兵围剿倭寇。 戚继光得到再次到福建执行任务的命令后,于嘉靖四十二年二月又到义 乌募兵,在短短的16天内就募到了壮士万余人。三月,得到扩充的戚家军来到福建,一边行军一边进行练兵。四月初八,戚家军到达福州。四月十三日,戚家军抵 达福清。到福清后,戚继光写信给福建巡抚谭纶,请他协调三军行动,制定战场纪律,以保证战斗胜利。 这时,俞大猷、戚继光、刘军三支军队共计达到了3万人。 戚家军进入福建的消息立即传到了倭寇的耳中,他们不禁害怕起来,并马上有所行动。三月十三日,倭寇三四千人护送劫掠的大量财物回到日本。剩下的精悍的 3000倭寇移驻到渚林东南许厝村,他们据险结巢,屏障平海卫。平海卫位于似足形的半岛上,渚林位于脚腕处,地形狭窄,扼平海 卫的咽喉。倭寇在许厝村结巢,意在固守平海。 四月十九日,戚家军抵达东停,当日戚继光就亲自察看了倭巢及地形。回来后,他又在俞大猷、刘军二位将领那里了解情况和交换进剿倭寇的意见。 二十日,谭纶和汪道昆在渚林召集俞大猷、刘显、戚继光开会,讨论进剿方略。戚继光提出了自愿“身当中哨,刘、俞犄角”的建 议。谭纶同意了戚继光的意见,并以戚继光统督把总胡守仁等部为中哨,担任正面攻击;以俞大猷统督南赣调来的指挥魏宗瀚、名色把总朱相等部为右哨,并以浙江 派来的援兵把总杨文、谭纶的标兵把总陈其可、蒋伯清、傅应嘉协助;以刘显统督把总郭成等部为左哨,并以江西援兵把总乐埙、前巡抚游震得的标兵把总陈仓等部 协助,从两翼攻击倭寇。谭论等人决定:四月二十一日进剿。 第二天早晨,戚家军以胡守仁为前导,兵分三路,衔枚而进,天微亮的时候迫近 倭巢。胡守仁部还没有到达倭巢,就被倭寇发现了,倭寇以2000人迎击戚家军,前锋是百余骑兵。戚继光命令前队火器齐放,一时间炮声震天,火光四起。倭寇 前锋战马受惊,四处乱窜,队形也大乱。戚家军乘势发起猛攻,双方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 正当戚家军与倭寇紧张战斗的时候,刘显、俞大猷二部从左、右两翼投入战斗。倭寇一下子变得三面受敌,招架不住,狼狈窜回许厝村老巢。三路明军哪肯放过倭寇,他们仍旧三路乘胜追击,将倭寇围困在巢中,发起猛烈攻击,并因风举火,迅速荡平了许厝村倭寇。 平海卫之战从发起攻击到结束,只用了四五个小时,却歼灭倭寇2200余人,解救被掳男女3000余人。 第二次,戚继光又派胡守仁等分伏要路,搜剿逃匿的敌人,擒斩170余名,明军收复了平海卫。 在这一战中,俞大猷立了大功。当时,在莆田的老百姓中流行着一首歌谣:“俞大猷,戚继光,杀倭寇,立大功……” 仙游之战 平海卫战后,戚继光率部先后又歼灭了原侵扰政和、寿宁的部分倭寇于连江的马鼻岭和宁德的硝石岭。至此,春季入侵福建的倭寇暂告平息。 在抗倭形势日益好转的形势下,巡抚谭纶从长治久安出发,上疏朝廷,条陈加强福建海防建设的12事。其中包括恢复五水寨,浙江兵分春秋两班轮戍守,加强当 地民兵团练,建议任命戚继光为总兵官,汪道昆为按察使,减免福建征课租税等。这些建议无疑是保持中国沿海长治久安的极好方法。戚继光于是按照谭纶的设想, 采取了轮戍、水陆设防、分路守御等改善福建防务的措施。 万余人戚家军轮戍后只剩下了6400人。戚继光把这6400人分成8营,按 北、中、南三路设防。北路2营驻福宁,中路2营驻福清,南路2营驻漳泉,戚继光自统2营机动。另外以军门标兵1营驻连江,翼护省会。水上恢复烽火门、小 埕、南日、浯屿、铜山五水寨,原拟每水寨设兵船40只,兵1.3万人,但一时间还难以具备,仅将已修缮的92艘战船分配给水寨,并配以器械、火药、粮饷等。 戚继光刚刚把现有兵力进行了部署,倭寇又以更大的规模入侵。原来,倭寇为春季劫掠兴化所获得 的巨额财富所吸引,秋汛一到就纠合1.5万余人,大举入寇,从十月初三起,陆续在福建沿海登陆。戚继光命令各水寨、各路军队奋力抗击,仅十月内,就先后获 得12次胜利,擒斩倭寇3000余人。但倭寇对福建的侵扰并没有停止。 十月,戚继光被允准为总兵官,镇守福建及浙江金、温二府地方。 十一月初一到初三,倭寇乘30艘船先后在兴化、福宁等沿海海岸登陆,经明军打击后都往南窜。戚继光从倭寇窜犯的动向中,判明其有窜犯仙游的可能。于是, 一方面会同巡抚谭纶派人催调回浙江轮休的6000余士兵返回福建;另一方面,同谭纶率领部队从福州向仙游方向进发,并预派200人加强仙游城防,同时命令 沿海各地驻军严防后续倭寇登陆。 十一月初五,戚继光和监军汪道昆屯驻兴化。 初七,真倭万余人分屯仙游四门外,包围攻打仙游。仙游城内兵力单薄,除戚继光派驻的200人外,只有民兵250人。戚继光考虑到自己军队尚未集中,兵力只有倭寇的一半,不能进剿,于是决定先取守势,确保仙游,待兵力集中后,再行进剿的方针。 为此,戚继光采取了如下一些措施: 派一部兵力占据仙游城北的铁山,据险设垒,与倭寇进行对峙,进行牵制; 选拔500名勇士偷偷接近敌巢,不时进行骚扰性袭击,使其不能专意攻城; 戚继光本部于初七进到仙游东之沙园,命令中军亲兵不时做出进剿姿态,迷惑攻城的倭寇; 派亲兵180人,陆续向城内运进火药、火箭等物,并协助城防; 十七、十八日又派100余人进城协助防守; 在轮休官兵迟迟不到的情况下,选精兵600进屯城东距倭巢较近的石马,四面设疑,使倭寇既不能专意攻城,也不能四出劫掠。 此外,戚继光还制造后膛很薄的木炮,内装火药、铅丸,故意在送进城的途中,落入敌手。倭寇施放时,后膛爆炸,死伤数百人。这些措施,有力地配合了城内的防守。 与确保仙游城守的同时,戚继光还加紧部署兵力,控制要点。派一支军队,防福宁登犯的倭寇窜犯省城;另一支由建宁攻剿福宁的倭寇,防止他们窜犯内地;水兵 一支控扼连江,防止他们过渡;留兵二支守兴化,堵截流寇;又命令水兵一支改为陆兵,募足了3000人,并调兵一支2500人,分布在泉州等处,防贼南逃。 这样,既断绝了围攻仙游之倭的外援,也防止了他们撤围逃路。 仙游城内军民在县尹陈大有的率领下,在城外的戚家军的有力支援和配合下,一次又一次抗击倭寇的强攻。 十二月二十三日,从浙江调回的轮休官兵约6000人到达沙园。第二天,戚继光就召集将领,宣布解除仙游之围的作战方略和具体部署。鉴于总兵力与倭寇相 当,难以同时进攻倭寇盘踞的四门之巢,于是采取各个击破的作战方略,先进攻南门的倭巢,得手之后再进攻东、西二门的巢,求得歼灭一部,击溃一部,以解仙游 之围。 其具体部署是兵分三路:中路负责主攻南门的倭巢,又分左右两部,同时并进,每部三总各以一总负责侧翼,防止东西二巢的倭寇增 援。左右两路,在攻南巢时负责中路两翼不受倭寇攻击;南巢攻下后,左路同中路左部合攻西巢,右路同中路右部合攻东巢。另外大营在后,专备策应。并对行军作 战的注意事项做了周密部署,对主攻南巢时可能出现的情况提出了应变预案。 十二月二十五日,明军开始向前推进。第二天拂晓,明军乘浓雾 秘密接近南巢。就在明军快要到城下的时候,倭寇才发现,慌忙列队迎战。戚家军直冲敌阵,倭寇大败,退入巢内。戚家军奋勇向前,将倭巢四面包围,拔除巢栅, 进行火攻,当即杀死倭寇400余人。南巢变成灰烬,余下的倭寇奔往东巢。明军随即接照部署,进攻东西二巢。东巢被焚毁,杀死倭寇千余人,西巢被荡平。漏网 的倭寇数千人,纷纷逃进北巢,企图做垂死挣扎。戚继光亲督策应部队奋勇攻击,又大败余倭。明军粉碎了倭寇对仙游的围攻,进入城内。残余的倭寇尚多,见明军 入城,后退数里,于三十日向泉州、惠州方向逃窜。 仙游之捷是明军继平海卫大捷之后取得的又一次重大胜利。后来,谭纶在评论这次作战时 说:“用寡击众,一呼而辄解重围;以正为奇,三战而悉收全捷。……盖自东南用兵以来,军威未有若此之震,军功未有若此之奇者也。”(《谭襄敏公奏议》卷2 《水陆官兵剿灭重大倭寇分别殿最请行赏罚以励人心疏》) 仙游之战后,戚继光又于嘉靖四十三年二月,取得了同安王仓坪之捷和漳浦蔡坡岭之战的胜利。余寇逃往了广东,福建的倭寇基本上被平息。 十二、俞大猷剿倭 广东倭患本来并不严重,但在浙江、福建倭患平息后,渐渐转烈,尤其是潮州一带,倭患十分严重,对当地造成了摧残性的破坏。 嘉靖四十二年,平海卫大捷之后,俞大猷移填镇南,第二年改镇广东。在浙闽倭患严重的时候,倭寇也曾侵扰广东,但 不过是零星侵犯,没有酿成大患。但是到此时,倭寇号称1万余人屯驻潮海滨。嘉靖四十三年,戚继光王仓坪、蔡坡岭之捷 后,剩余的倭寇逃往广东,加上春汛时节新来的倭寇万余人,相继进入潮、揭地区,并且四处剽劫,屠杀焚烧的惨状,让人惨不忍睹。加上广东海盗吴平勾引倭寇, 潮州倭寇2万余人与吴平相为犄角,这样就使倭寇更为严重。 同时,在惠潮、江西、福建交界地区,有多股矿徒、农民暴动队伍。如在惠州长乐、海丰之间,有以伍端为首的矿徒起义队伍、叶丹楼的起义队伍;在程乡有以蓝松山、余大春为首的农民起义队伍。内忧外患使惠潮地区形势十分紧张。 为了消除倭寇,安定地方,明廷于嘉靖四十二年九月,任命兵部右侍郎吴桂芳两广军务,兼理文本巡抚。俞大猷到广东后,面对当时的形势,提出 了安定地方的方略:剿倭为当地之急务,平定勾结倭寇的吴平和矿徒、农民暴动为缓;离间吴平与倭寇的勾结,各个击破,招抚矿徒和农民军,命令他们抗倭。 根据这一方略,俞大猷积极开展了工作。首先,他招谕了长乐、海丰之间伍端的矿徒队伍。伍端原来有5万余人,在俞大猷的招谕下,出山应募。俞大猷精选了 2000人,作为抗倭的力量。其次,蓝松山、余大春的队伍,在俞大猷的“招谕”下,退避山中,不与明军为敌。吴平也有意受抚,但因不能完全控制他的部下, 若即若离,,暂时割断了与倭寇的联系。这样就使潮、揭地区的倭寇被孤立起来。 与实施这些方略的同时,俞大猷还提出了进剿倭寇 的军事方略。他认为,“倭贼以死战为生路”(俞大猷《正气堂集》卷15《条议潮州用兵便宜数事》),因此“贼入我境,决当大集精兵,十围五攻,使其片甲不 返,则事得速了”(俞大猷《正气堂集》卷15《论用奇难以灭倭冲锋兵无定名》)。为此,俞大猷四方调兵。先请调闽兵4000名,随后又调l万名。这些都为 俞大猷在闽时的部下,听从指挥,加上俞大猷身边的1000余人,共1.5万余人,分为3哨。另外,吴桂芳交给他指挥的狼兵2哨和参将王诏的1哨,也由惠州 调到揭阳,准备共同歼倭,并调广州水兵屯驻柘林港,防止倭寇遁逃。 嘉靖四十三年三月初,俞大猷所调官军已先后到达。 剿倭之战是从邹塘之战开始的。长乐、海丰之间的伍端受招抚之后,军队纪律严明,秋毫无犯,作战勇敢。俞大猷以这支矿徒武装为先锋,进攻邹塘的倭寇,一日 夜连克倭寇3巢,斩首400余人。倭寇看到花腰旗帜,想逃走。屯在邹塘的倭寇被击败,已不构成威胁,而屯驻于芦清、〓水两地的倭寇则是主要敌人。俞大猷想 攻击芦清的敌人,又怕〓水的倭寇袭击背后,于是与兵备佥事徐甫宰商量,移寨与芦清地区的倭寇对峙,造成攻打芦清的态势。 这时,总督吴 桂芳下达命令,指示部队先打〓水的敌人。官军进攻之后,倭寇固守不出战。官军假装退却,倭寇上当出战。官军立即进行反击,倭寇被迫退却。官军追击,大败倭 寇,斩首1127名。芦清的倭寇看到〓水的倭寇被歼了,惊恐万分,一日夜行200里,奔往崎沙诸岙,夺船出海,不过 他们大多数没有逃出,而是被风涛吞没了。逃脱的2000余名倭寇,再次登岸,据守在海丰之金锡都。经过2个月,倭寇饥疲不堪,于六月二 十日夜晚,突围逃走。俞大猷部将汤克宽乘势追击,斩倭寇首领3人,参将王诏等部继续进攻,大败倭寇,擒斩倭寇1300人。残余的倭寇逃往山中,被明军搜 歼,广东倭患基本平息。 十三、南澳之战 在俞大猷进剿潮、揭倭寇的时候,汉奸吴平表面接受招抚,断绝了与倭寇的来往,但实际上在暗地里与倭寇继续往来。俞大猷当时已经有自己的打算了,等到剿倭之后,就遣送吴平回福建诏安安置。 嘉靖四十三年十一月,吴平回诏安的梅岭。吴平到梅岭之后,表面接受招抚,实际上在不断创建武场,每天练习兵事,还制造 战舰百余艘,停泊在港中,并招揽一些亡命之徒,企图,袭击郡城。吴平的这一情况,被福建巡抚汪道昆和总兵戚继光的侦探侦察到了,部署兵力,决定将 他们剿除。 嘉靖四十四年二月十九日,戚继光开始进剿,吴平已事先得到消息。吴平将家属货物全部用船运走逃到广东。吴平 刚到广东,就被傅应嘉等犁沉其战船105艘,消灭贼徒3000余人。当时春汛已经到来,倭寇再次入侵,戚继光督兵剿倭,只派了水师傅应嘉追剿吴平。傅应嘉 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斩获了不少贼徒,于四月回师。六月,吴平据守南澳岛,在深澳山筑土堡木城,在宰猪澳立栅,企图长期据守在这里,并不 断四出劫掠。到春汛的时候,倭寇已经全部被歼灭,戚继光和俞大猷奉命全力歼灭勾结倭寇、仍不悔改的吴平。 南澳在广东饶平南大海中,地 处闽粤交界处,是倭寇由福建入广东的咽喉所在。东西长20余公里,南北最长处10公里,岛上土地肥沃,森林茂密。岛四周有深澳、隆澳、云澳等重要港湾,可 以停泊船只。其中深澳形势更为险要,入港处水道狭窄,小舟只能鱼贯而入,是一个易守难攻的港口。吴平大本营就设在这个地方,同时,向云盖寺、龙眼沙派出警 戒。 俞大猷和戚继光一致认为,要攻下南澳这个地方,必须有充分的准备才能取得战斗的胜利。于是,他们积极进行准备。俞大猷在海门集结战船。戚继光陆军万余人和战船300艘。八月初一,戚家军数万名官兵在月港誓师。陆军站着整齐的队伍,水军摆列着整齐的 战船,戚继光来后,军队喊声震天,显示出高昂的士气。戚继光对全军将士说,不取得此次的胜利,将不归师。 为了做到知己知彼,戚继光立 即派遣都司傅应嘉率领水师侦察敌情。实际上戚继光派遣傅应嘉侦察敌情是,一可以侦察敌情,二可以压迫海上倭寇的贼船缩到深澳的港内。为了让吴平军 队不出海港,戚继光派水师用沉船堵塞澳港,兵船环列于深澳外的烈屿、宰猪、大沙等澳,进行封锁;征集渔船500艘,储备3000余石粮食;命令漳 州知府调集乡兵防守柘林以北,饶平知县调乡兵防守柘林以南,防止吴平窜入大陆;将近海船只全部收入官府,断绝吴平的接济。 九月十六日,戚继光陆军从玄钟所登舟乘夜到进攻南澳的出发地柘林港集中。 明军到达柘林后,戚继光带着水军在海上亲自察看南澳的地形,决定以吴平防守不严、地形较为平坦的龙眼沙,作为陆军的登陆点,实行水陆夹攻,歼灭吴平。 龙眼沙位于南澳的西北部,距敌巢深澳只有30里,这里敌设防不严,所以戚继光舍近求远选择登陆南澳地点。但为了慎重起见,戚继光还是进行了周密的部署: 登陆时的战斗部署 以偏将曹南金率领把总方柏、朱九龙、戚子明三部为中路,其中以方、朱二部为冲锋正兵,戚部策应; 以偏将金科率领把总崇岳、冯焕、金守常、陈蚕等部为左路,其中以金、冯、金三部为冲锋正兵,陈部为策应奇兵; 以偏将张迈率领把总包文龙、胡世、徐全等部为右路,其中以包、胡两部为冲锋正兵,徐部为策应奇兵; 以偏将吴京率领把总胡仲膏、陈绿、石成绍等部为老营。 这种部署在登陆作战前即进行演练。 渡海时的船队序列 各路军队按照戚继光的命令出发,按中、左、右、老营的顺序前进,每一路为一舟宗,路中的每总为一舟宗,保持队形;各路挂不同颜色的旗帜,中路红色,左路蓝色,右路白色,老营黄色,以便辨认,保持队形。 登陆时的行止 各船到达彼岸后,离岸一箭之外,铳射击不到的地方,停止前进,待全部到齐,听命令同时登陆;上岸后不许直奔向前,过l里即行扎营;待各路立稳脚跟之后,再逐步推进。 进军、作战的注意事项 推进时策应奇兵要以一总防止敌人的伏兵。特别是戚继光还强调,战斗时禁止割首级,禁止贪财物;每人准备木底鞋和草鞋各一双,在敌设竹签处着木底鞋登山,无竹签的地方则着草鞋;每日早餐要留干粮,准备午间食用,以备继续前进等。这些充分体现了戚家军的风范。 按照戚继光的部署,九月二十二日,戚家军顺利地渡过海峡,登上了南澳岛,吴京率领的老营在当天就建立了木栅。九月二十三日,冲锋营也建立了木栅。 当时,吴平部队2000余人从深澳过来诱战。戚继光命令指挥曹南金、把总方柏、朱九龙等部列阵出战,并再次严明告诫官兵要夺取全胜,不得贪财物,图首 级,否则军法论处。曹南金率领部队直冲敌人的前锋。果然,敌军无法与戚家军对抗,他们纷纷后退,败逃,自相践踏,丢盔弃甲,死伤数百人。但吴平不甘心失 败,于二十五日出白银3000两,亲自选精锐3000,进行反扑,由山上向下猛攻。戚继光以曹南金、金科、张迈、吴京、李超合五军迎敌,并散发“胁从弃刃 不死之檄”。吴平的军队看到檄文,都没有了斗志。戚家军奋勇攻击,斩杀敌人500余名。此后,吴平再也不敢出战了,戚家军顺利地巩固了登陆点,并向前推 进,直指深澳。 九月二十五日,俞大猷也统率广东兵300余艘战船,抵达南澳。戚继光和俞大猷立即召集两军将领开会,商讨协同进剿作战 方略。当时吴平已经将主要注意力转移到陆上,他惧怕登陆明军袭击他的老巢。而放松了对宰猪澳、大沙澳的防守。于是让决定俞大猷统闽广水兵,守住各澳口,防 止敌人逃窜;戚继光统陆兵从海上迂回到敌人侧后,攻取敌营。为此,戚继光又与俞大猷等将领进行了周密的部署: 水师三处防堵。吴平营共 有三个航道可出入海,于是水师分三处堵截。中门及云盖寺方向,由闽都司傅应嘉所部把守,广东参将王诏协助;上门由福建游击魏宗瀚把守,广东把总陈其可、守 备姚允恭、镇抚许朝光协助;下门由广东参将汤克宽、都司白瀚纪把守,福建把总罗继祖协助。如果敌人以大舟进行冲突,则合力同追,如果敌人以小艇夜逃,由各 防区负责。如果敌人逃人大陆,到福建则以福建兵为主,广东协助;到广东则以广东兵为主,福建兵协助。同时命令福建诏安和广东饶平调集乡兵,严守沿海,防贼 登陆。 陆军分为两部。一部由戚继光亲督李超所率领的三军,趋宰猪澳直捣贼巢。其部署是以指挥曹南金、方柏、朱九龙各部为中军正兵,把 总魏国、戚子明为策应;以坐营把总金科统金崇岳、冯焕、金守常部为左军正兵,陈蚕部为策应;以胡世、鲍文龙为右军正兵,徐全部为策应。另一部以指挥吴京统 石成绍、毛介、陈绿部趋大沙澳,阻截原屯龙眼沙、云盖寺的敌人。 部署已经定下,但天气不是太好,连日大风,明军无法进攻。 十月初四,风停了。当天夜晚,明军全面动员,戚继光下达第二天进军的命令。 十月初五凌晨,戚家军登船,立即向敌人进发。天刚亮的时候,戚家军就到达了宰猪、大沙二澳,分别实施登陆。在宰猪澳中军首先登陆,直冲吴平本寨,左军直 取后巢,右军直取土围,其他部队并进策应,吴平亲自到本寨大石上指挥,战斗非常激烈。戚家攻势猛烈,吴平退据木城,戚家军四面将吴平合围,随即砍 栅而入,迅速将木城击破。吴平军队四处逃窜,有钻进密林的,有跑到船上的,有坠崖的。明军水陆兵并力进攻,很快就将贼船、贼巢焚毁。但是,吴平率800余 人乘40只叭喇唬小船逃窜。俞大猷立即命令汤克宽、罗继祖部水师跟踪追击,戚继光也命傅应嘉部协助,共犁沉敌船18艘,其余的700余人向潮州方向逃去。 至此,南澳之战宣告结束。共擒斩敌人1500余人,烧死淹死的达到500人,解救被掳的民众达1800余人。 南澳之战后,戚继光驻守南澳,吴平逃到饶平的凤凰山,俞大猷的部将汤克宽和戚继光的部将李超几次攻打凤凰山,都没有取得什么进展。 于是,吴平乘机夺民船逃入海内,复趋潮州。戚继光亲自率领军队进驻潮州,深入丛山,追击吴平。吴平军队哪能与戚家军进行对抗,大败后逃往雷州、廉州。俞大 猷部将汤克宽又追击吴平出广东。 嘉靖四十五年,吴平带领战船30艘,逃入安南境,被明军追击歼灭。关于汉奸吴平之死, 历史的记载中有几种说法:有的说吴平陈尸海岛,是抱着枯树而死的;有的说他是被歼于交*万安界的;有的说他是被溺死的;还有的说他没有死,只是改名换姓, 浪迹江湖,后来又回到了这里,掘取财宝。至此,勾结倭寇的吴平被彻底歼灭了,东南沿海的倭患平息了。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手机版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明朝抗倭经典战例实录,消灭敌寇

关键词:

上一篇:夏朝制度

下一篇:没有了